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格宁思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中国改革的“顶层设计”——“中国模式”》——兼论吴敬琏们是“顶层设计”还是“顶层抄袭”  

2012-04-12 16:59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中国改革的“顶层设计”——“中国模式”》

——兼论吴敬琏们是“顶层设计”还是“顶层抄袭”

马格宁思

二〇一二年四月十二日

 

“顶层设计”这个概念,现在出现的频率颇高,不仅如此,而且吴敬琏先生还提出来“顶顶层设计”的说法,吴先生的观点是:所谓“顶顶层设计”,即“关于中国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的设计”。这个问题,在表面上看,似乎好像已经不是个问题了,国家层面官方的统一表述是:中国的社会制度是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制度。然而,对于这样一个“顶顶层设计”目标,其实无论在国家层面,还是在知识学界、经济界等均未达成共识,甚至还是势不两立和水火不容的。概括起来主要有一、二、三派势力。这三派,对于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的成就是有共识的,但是,对于中国目前在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和矛盾,即“贫富差距、权力腐败、制度弊端、利益集团、弱势群体”等,特别是就其产生原因却存在着“极大的分歧”。因此,这三派对于中国今后改革的方向目标和路径,有着“截然不同”的观点和思路,具体如下:

一派:在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中去“市场经济”化;

二派:在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中去“社会主义”化;

三派:在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中坚持“整体深入”化。

一、对于“一派”观点和思路之剖析

一派认为,在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中去“市场经济”化。那么它的“顶顶层设计”是“顶层回归设计”——“社会主义·计划经济”,即“苏联模式”。

这条路有着近百年的历史,前苏联、前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,以及中国在改革开放前三十年所走的都是这条路。但是,随着苏联的解体东欧剧变,这条路似乎已中断了。中国在这条路上走的同样也不顺畅。如果目前情况下,再让中国走回这条路,显然是不切实际的。因为,完全的“苏联模式”存在着严重的“制度缺陷”,高度概括是:对“人性的压抑”,它遏制、压抑、甚至是扼杀了人的原始欲望,即追求财富的“动力源”。一切的生产活动都源于“国家指令性计划”,当社会中每一个个人都缺乏“动力”时,那么整个社会便失去了“动能”,在僵化的制度下,特权与腐败的固化、深化和蔓延等原因,必将导致其毁灭。故,苏联的解体东欧剧变,究其根源皆因其“制度缺陷”所致。然而,“苏联模式”在其“社会性质属性”上仍有其生命力的部分,因此,它为中国今天所走的道路,提供了一个“可供借鉴和扬弃”的模式,成为“中国模式”的“父/母本”。

二、对于“二派”观点和思路之剖析

二派认为,在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中去“社会主义”化。那么它的“顶顶层设计”是“顶层抄袭设计”——“资本主义·市场经济”,即“美国模式”。

目前,在中国持有此观点的人,仍然掌握着“话语权”。例如吴敬琏先生,他的观点是“市场化改革”,但是,对于是要“社会主义市场化”,还是要“资本主义市场化”时,他却含糊其辞,而是用了一个“非常隐患”的概念来替代“社会主义”的概念——即“国家资本主义”和“权贵资本主义”的概念来反对“社会主义”的概念,也就是说,他赞成的“私人资本主义”。可是有点可悲的是,吴先生至今都没有说出一个属于自己的“囫囵”的理论,更没有什么理论体系而言了。与其说他在进行什么顶层设计”的话,还不如说他在进行“顶层抄袭”更为恰当。因为他所说的“顶顶层设计”——“资本主义·市场经济”之理念,早已存在“二百多年了”,并非其发明耶。道是茅于轼、张维迎先生们,他们更直截了当、更诚实。他们认为:“未来几年,中国在经济领域上要做三件事情,一是国有企业的私有化;二是土地的私有化;三是金融的自由化。”

然而,“美国模式”这条路有着二百多年的历史,它始于英国,遍布于欧洲美洲,鼎盛于美国,是当今欧美等资本主义国家,普遍实行的社会政治经济制度。然而,该模式正经历着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危机困境、质疑挑战。高度概括:是对“人性的放纵”,它对于人的“欲望”的鼓励、刺激、放纵、渲染、诱惑,使的人性的“贪婪”成倍、成十倍、成百倍的“放大”。从实业到金融,从实体到虚拟,从现实到未来,从国内到全球。“美国模式”存在严重的“制度性”硬伤和弊端,产生了“二巨四危”的“高危病态”的社会制度和经济体制,即“巨额赤字”、“巨额债务”,由此潜伏着“赤字危机”、“债务危机”、“金融危机”、“经济危机”,并且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,或者其“导火索”正在燃烧之中,危机爆发只是时间的问题。美国民众的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,是社会矛盾总爆发的前兆。反映了美国经济发展体制和模式,乃至政治和社会制度等,以及新自由主义的弊端和危机,在“占领华尔街”运动中有了新的解读。在欧洲,“美国模式”的发源地,“主权债务危机”此起彼伏,先是冰岛、希腊、西班牙、葡萄牙,甚至意大利等国家。欧洲的“主权债务危机”仍有蔓延之势,大有瓦解欧元区,最终使欧盟解体之势。另外,美国人给拉丁美洲国家、前苏联及东欧国家,开出的“良药”——“华盛顿共识”,其结果是有目共睹的,在此不再赘述。人们不禁要问,资本主义制度怎么了?铁的事实告诉我们,“美国模式”绝不是中国改革的目标!

三、对于“三派”观点和思路之剖析

三派认为,在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中坚持“整体深入”化。那么它的“顶顶层设计”是“顶层创新设计”——“社会主义·市场经济”,即“中国模式”。

这条路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,它并非是“空想”之产物,更非是“空穴来风”,是经过中国人民三十多年的社会实践而得到的。中国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,在这一成就的背后,必然有着“规律性”、“制度性”、“内在性”、“本质性”的原因。特别具有说服力的论据是:三十多年来,中国的伟大成就,却与“苏联模式”的瓦解和消失,以及“美国模式”的衰败和岌岌可危“相伴而行”的,处在同一个时代,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照。认识和实践的真理告诉我们:“苏联模式”和“美国模式”的消失和衰败,归根到底是其“自身内部的制度出了问题”。高度概括是:中国模式,以苏联为代表的“社会主义制度”与以美国为代表的“资本主义制度”,进行了制度的“嫁接”“杂交”或称谓“社会制度构成要素的‘置换’和‘重组’”,生成了中国模式新的要素构成:即将“社会主义制度”的“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”之“社会性质”要素,与“资本主义制度”的“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”之“生产方式”要素相结合,形成了“中国模式”的“中国制度论”。具体如下:中国模式:“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、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”。中国制度:“社会主义的、中央集权的、国家垄断的、市场经济的”社会政治经济制度——“社会主义·市场经济”制度。

总结:中国改革的“顶顶层设计”是“顶层创新设计”——“社会主义·市场经济”,即“中国模式”。

 

参考资料:

1《中国决断:美国模式苏联模?“中国模式?》

2《中国第三条道路》——中国改革发展所经历的“五个十字路口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