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格宁思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告慰邓小平在天之灵《再论“中国制度论”》——“新政治经济学派”的诞生  

2011-08-26 23:38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告慰邓小平在天之灵《再论“中国制度论”》

——“新政治经济学派”的诞生

马格宁思

二〇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

 

宣 言

向全世界“自由市场学派”、“新自由市场学派”,以及所有“经济学派”宣布:“新政治经济学派”在中国诞生了。它既是对原社会主义传统“政治经济学派”的传承,更是对其颠覆性的改革、发展和创新。它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实践经验之基础上,通过对其进行总结归纳提炼即理性化后而形成的。“中国模式”是其实践“载体”,“中国制度论”是其理论基础和理论依据。“中国制度论”及其系列论著,将成为中国“新政治经济学派”的首创经典之作。

引 言

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实践历程中,本文作者,是践行者、亲历者、伴随者、观察者、思考者、研究者、探求者、撰写者等综合之角色,正是这种积淀、经历和求索,为理论的探索创造了条件,理性的思维亦是渐进性的,当我潜心撰写《中国制度论(纲要)》、《中国制度论(纲要)·续篇》、《中国的成就即“中国模式”制度性胜利》——“驳陈志武‘没有中国模式那么一回事’之谬论”等专著的过程中,对下列问题有了一个本质性的“顿悟”。

——对“中国制度论”重大意义和作用有了深刻地认识。

——对“国家垄断”、对“制度构成要素”等理论,有了更加透彻和清晰的认识和理解。

——特别是,对邓小平“摸着石头过河”之经典思想,有了深刻的领悟,惊喜地发现:在“邓小平思想”与“中国制度论”之间,找到了“契合点”,为邓小平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思想找到了理论依据。

——为“制度构成要素”理论,找到了“现实社会实践”中的经典“结合点”。以及对历史上一系列“社会制度”有了一个在新的理论下的新认识。

——对于社会发展中的“左、中、右”三派的划分,其言行对其社会作用有了判断的标准。

——对于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与“社会主义高级阶段”的划分,提供了理论依据。

——对于世界上现存的“各种制度”其优劣有了一个新的评判之参考依据。为美国制度的衰败提供了理论依据。

正 文

一、“新政治经济学”的首创经典即“中国制度论”

1、“新政治经济学”的含义

含义一:任何经济学都有社会制度属性的,这一属性是以政治为表现形式的,故经济学皆应称为“政治经济学”。

含义二:新政治经济学,首次提出来“制度构成要素”理论,在其构成中,首先分为两个“一级要素”即“社会性质”要素、“生产方式”要素,前者决定着一个社会的制度形态,后者决定着一个社会用什么方式生产;在两个一级要素内部,又分若干个“二级要素”。

含义三:在不同的社会制度中,其构成要素即“一级要素”、“二级要素”是可以“置换”和“替代”,由此便形成了“新的”社会经济形态。

举例如下:

“社会主义制度”:由“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、产品生产、计划经济”五个“二级要素”构成的;其中,“社会性质”要素(一级要素),由“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”三个“二级要素”组成,由此决定的社会性质是“社会主义的”;“生产方式”要素(一级要素),由“产品生产、计划经济”二个“二级要素”组成,由此决定社会的“生产方式”是计划经济的。

“资本主义制度”:由“分权制、私有制、私人垄断、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”五个“二级要素”构成的;其中,“社会性质”要素(一级要素),由“分权制、私有制、私人垄断”三个“二级要素”组成,由此决定的社会性质是“资本主义的”;“生产方式”要素(一级要素),由“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”二个“二级要素”组成,由此决定社会的“生产方式”是市场经济的。

2、中国制度的选择

中国改革开发三十年的实践,用“新政治经济学”的理论阐述其选择:“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、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”。前三个要素为“社会性质”要素,决定了中国选择了走社会主义道路;后二个要素为“生产方式”要素,决定了中国实行市场经济。由此归纳出了“中国制度论”。

3、“中国制度论”的含义

中国制度论:“社会主义的、中央集权的、国家垄断的、市场经济的,社会政治经济制度”

“公平”与“高效”,是通过“四个定语”来实现的,阐述如下:

“社会主义的”:解决社会的“公平”问题。公有制为主体。

⑵“市场经济的”:解决社会的“效率”问题。承认保护私有财产。

⑶“中央集权的”:解决社会组织的“统一领导”,社会资源的“统筹协调”,社会决策的“高效快捷”,社会行动的“举国体制”等问题。

⑷“国家垄断的”:解决“公平”与“效率”,在社会政治与经济中的比例与比重关系,是各个行业经济的刻度指标之游尺。国家垄断,是建立在市场经济基础之上的,国家垄断的比例与比重是可以调节的,主要取决于国家的政策取向。当国家在追求“公平”的时候,将加大“国家垄断”的比例比重,让“政府”来解决问题;当国家在追求“效益”的时候,将减少“国家垄断”的比例比重,让“市场”来解决问题。对于关系“国计民生”的问题,如:民生商品、住房、医疗、教育、社会保障等,国家垄断的比例与比重要高,以追求社会之公平,反之亦然。国家垄断的“载体”是国家掌控的“国有公司/企业”。国家垄断比例比重关系的调节,即由实行“中央集权的制”的政府来实现。

“国家垄断”的比例与比重示意图

市场“效率”(100%-0%)———————(0%-100%)社会“公平”

说明:①:当“国家垄断”之指标游尺趋向“市场”方向时,说明国家垄断水平“低”,市场自由竞争比较充分,国家政策取向是追求市场“效率”。

 ②:当“国家垄断”之指标游尺趋向“社会”方向时,说明国家垄断水平“高”,市场自由竞争不够充分,国家政策取向是追求社会“公平”。

 

二、对邓小平“摸着石头过河”思想的“理论性”诠释

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,当他提出“摸着石头过河”时,并没有形成一套理论,而是通过探索,摸索着向前进。

但是,在他的头脑中有“两个基本判断”:一个是,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和社会主义制度不能变,所以他明确地提出,必须坚持“四项基本原则”,即:坚持社会主义道路、坚持人民民主专政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、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。用现在“中国制度论”之“新政治经济学”的观点分析,他所要坚定不移坚持的是——“社会性质”要素,即社会主义制度。另一个是,他认为必须要“改革”的,那就是要学习西方资本主义“好的东西”——“生产方式”要素,即市场经济的生产方式。由此,引发了全中国全社会的“姓社”,还是“姓资”的激烈交锋。邓小平以其领袖的威严权威宣布,不讨论不争论,继续摸着石头过河。将“左中右”三派一同打压。

现在回想起来,他这么做基于他的“两个基本判断”,同时他也没有能够“以理服人”的理论武器。或者说,对于中国的改革道路,他知道或认为该这么走、该这么做。但是,他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或者是不甚知其所以然。试想:当西方的公司制度、西方会计制度、西方股票证券市场、西方市场营销制度、西方红男绿女的广告等等,人们第一个反应——资本主义复辟。其实更确切地说是,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“复辟”,中国的“社会性质”要素没有改变——仍然坚持共产党领导的中央集权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。

由此可见,邓小平提出的“四个坚持”和“一个改革”,是“中国制度论”的社会实践版本,为形成“中国制度论”的理论版本奠定了“物质基础”。

三、对“左中右”三派的划分及其各自作用的评判

针对中国的发展道路而言,存在着“左中右”三派的斗争。在此,用“新政治经济学”的概念,划分其三派的主张:左派: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、产品生产、计划经济。中派: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、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。右派:分权制、私有制、私人垄断、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。

由此可见,“中派”:即“新政治经济学”即“中国制度论”的实践派,也就是中国当前的在朝之当权者,他们是邓小平路线的传承者,掌控着中国目前的改革发展方向。“左派”:坚持“传统的”社会主义理念,对“中派”坚持社会主义“社会性质”予以认同,但反对“中派”实行资本主义的“生产方式”。他们最大的问题是,不能很清楚地区别:资本主义“社会性质”与“生产方式”要素的不同,将“中派”学习采用资本主义“生产方式”一同反对。“右派”:全盘西化,无论是“生产方式”,更要求“社会性质”全面资本主义化。在此,我们不难看出,邓小平确定了改革开放的发展道路后,要不停的跟“左派”和“右派”斗争。例如,“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”是针对“右派”的;“不讨论不争论姓社/姓资问题,是针对“左派”的。真可谓是“防左反右”。孔夫子的“中庸之道”看来是个真理了。

四、对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和“社会主义高级阶段”的再认识

长期以来,我们无法从理论上阐述清楚,社会主义“初级阶段”与“高级阶段”的区别,现在我们用“新政治经济学”概念,可以清晰地分辨: “高级阶段”: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、产品生产、计划经济。“初级阶段”:集权制、公有制、国家垄断、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。它们的根本区别在于“生产方式”的不同而已。

从理论上讲,“产品生产、计划经济”比“商品生产、市场经济”更快捷、更高效、更节约、更有序,指令性计划生产,没有无序的市场竞争,大大降低了对社会资源的浪费。但是,它需要生产力发展水平更高时才更适用。

五、“中国制度论”对中国和世界的重大的意义和作用

1、对中国的意义和作用

在中国改革三十年的实践历程,完成了实践——认识的过程,总结归纳出了“中国制度论”,下一步是将该理论再投入到实践中去,完成再实践——再认识的过程,实现实践和认识的升华。“中国制度论”需要完善的地方,主要是“中央集权的、国家垄断的”这两个方面。前者,主要是要解决好:权力的确定、权力的更迭、权力的监督、权力的腐败等一系列问题。后者,主要解决好:垄断而形成的“利益主体”或称“利益集团”,为维护其自身利益对“弱势群体”利益的侵害;以及“国家垄断”进入或退去经济领域的,“进入与退去”制度与机制等问题。

2、对世界的意义和作用

中国改革三十年的实践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形成了“中国模式”,特别是提出了“中国制度论”,为“中国模式”的推广、学习、效仿,提供了理论依据和理论基础。当今,苏联制度已经不复存在了;美国制度是一个由“巨额赤字”、“巨额债务”支撑的“癌症”之肌体。因此,世界看东方、看中国,中国是世界之希望、人类之希望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